•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omeonxiaoyu-logs/6268492.html

        写下这个题目之后马上就想写的是:“时光如水,岁月如梭”。有些可笑,因为刚刚逝去的两周在我看来真的快如飞梭一般。先是两周前的那个周日扁桃体莫名的发炎直至化脓,炎症最嚣张时我是不能张口说话不能扭动脖子的,持续的发烧让我有种阿甘的感觉。然而任何事的发展是必须经过开始、发展和高潮后才会走向结束。所以理论上消炎的过程也应该是一个伴随炎症发展向及至然后缓缓消退的漫长过程,药物只能减短每个阶段的时间,而不会略过任何阶段的。然而这两周是充斥着四场考试的,所以我会感觉自己象入定一般。在闷闷的阶教里坐不了一个小时,体温持续偏高的我便会汗流浃背。还好除了生病的第一天心情比较烦躁之外,其余的时间我竟然异常的随和淡定,按时吃药定时打针,这应该是我有记忆以来在抱恙期间表现最正常的一次了(在此之前的情况是:若有监护人在场监督的情况下,80%的药片会流落到废纸篓;在监护人不在场的情况下,A药片会转移到B药瓶里)。所以两周后的我心里是有些兴奋的,真的是在不知不觉中攻克掉一个顽症!刚刚又认真的聆听了《梁祝》,心中暖暖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Lee Gallway 2007-07-01

    评论

  • 以前为啥不好好吃药呢